superhero

I want to be a super hero

求助

之前看到了一篇all叶文,忘了收藏一直找不到,有人看过的请帮忙告知一下标题。大概剧情是在苏黎世的时候老叶在休息时看书,书架上都是英文意外的有@一本中文的,他看的时候才发现是all叶文,之后被其他人看到了如何被各种调戏。其中小周还把abo当真了,看到叶修趴在地上还上去问是不是发情期,并疑惑的询问为什么没味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超美腻的斑爷
原地址:
https://wall.alphacoders.com/search.php?search=Naruto

求助:这张图的p站地址是什么?

妈蛋,699里头是什么鬼东西,真特么想掏出我的开天辟地乖离之星砍了这些杂修

你知道吗?活下来的那个人,其实叫宇智波鼬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转载:弗洛伊德给父爱和母爱下过定义
母爱就其本质来说是无条件的。母亲热爱新生儿,并不是因为孩子满足了她的什么特殊的愿望,符合她的想象,而是因为这是她生的孩子。
母爱是:你的任何罪孽,任何罪恶都不会使你失去我的爱和我对你的生命、你的幸福的祝福。
父爱是有条件的爱,父爱的原则是:“我爱你,因为你符合我的要求,因为你履行你的职责,因为你同我相像。”
父爱是:你做错了,你就不得不承担后果;最主要的是你必须改变自己,这样你才能得到我的爱。
这里再补充几个心理学上比较公认的观点。
1.人类所有的恐惧不安都源于孤独。
2.一个普通社会人既需要父爱也需要母爱。
3.沉溺于母爱的人有厌世倾向。
4.得不到母爱的人有反社会倾向。
母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爱。
母爱无法通过努力去获取,母爱的体验是一种消极的体验。我什么也不做就可以赢得母亲的爱,因为母亲是无条件的,我只需要是母亲的孩子。
因此,母爱的来源非常有限,通常只能在母亲身上获取,当然也可以少有的从其他人身上获取。
与之相反,父爱的来源就很广泛了。
比如师生:你努力我就爱你。
比如同伴:你不背叛村子我就爱你。
比如恋人:你不找小三我就爱你。
都是典型的父爱。
就算是母亲,给予一个孩子纯粹的母爱的时间一般也就是头几年,后期也会开始向父爱转型,比如美琴妈妈督促鼬去做作业。做听话的好孩子妈妈才会夸奖你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。
由于母爱的纯粹无私,所以母爱是人类心灵永远的避风港,如果一个人在生命的头几年后依然从某个人身上感受到深深的母爱,就会因为过分眷恋这份爱而对周围人施与的父爱无感,造成厌世。
基于这些观点,我们来分析两个问题
1.为什么有些人会去报【】社。
2.为什么有些人最终放弃报【】社。
分析的对象有:我爱罗、带土、鸣人、斑、佐助。
我爱罗
加楼罗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。
一是面对早产的我爱罗“我的孩子,多么弱小,我一定要保护他。”
二是她留下的自动保护我爱罗的沙子。
你是我的孩子,所以我要保护你。无论如何,我都要保护你。这可以说是最典型的母爱了。
小时候的我爱罗虽然因为身为人柱力倍受排挤,但还是天真善良的小孩。因为他那时怀着对母亲的思念和爱,而且身边还有一个无微不至关心他的舅舅(夜叉丸给予幼小的我爱罗的爱很大程度上也是母爱,不需要对方做什么就能获得的爱)。
后来为什么我爱罗变得冷酷无情,因为夜叉丸告诉他,你母亲恨你,我也恨你。使得我爱罗失去了母爱(得不到母爱的人有反社会倾向)。我爱罗因此变得冷酷、残忍。
后来为什么放弃报【】社了,因为鸣人。有人总结过鸣人的口遁:咱俩可真像,我真的很懂你,我想当村长,你也要和我一样当村长。
这话理解起来就是:我知道你很缺爱,我也曾经很缺爱,但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爱,你也要和我一样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爱(很典型的父爱)。
鸣人帮助我爱罗完成了由渴望母爱到凭自己的努力争取父爱的转型,我爱罗放弃报【】社,开始努力得到他人的认同。
其实鸣人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,因为他小时候几乎没有得到母爱(起码漫画没展现出来),三代对他的爱里算是包含了母爱,但太过含蓄量也不多。伊鲁卡对他的爱虽然也有母爱的成分(对孤独弱小孩子的同情和共鸣),但也包含了很大父爱的成分(因为看到了鸣人对他人认同所做的努力而爱他),且他开始爱鸣人的时候鸣人起码五岁了吧,自来也对鸣人的爱很大程度也是父爱:你继承意志我就爱你,你努力我就爱你。
但是鸣人如此的阳光,如此的没有报【】社倾向。原因大概有两个,一是伊鲁卡老师给了他迟来的母爱。二是因为他是主角。
带土
带土回忆中清新美好的琳说过一句令人(特别是带土)印象深刻的话:我一直看着你呢。
这句话包含着什么意思呢,不管你是成功还是失败,不管你是英雄还是哭包,我都会一直看着你。(当时的琳肯定想不到土哥会去报社)
琳对带土的爱是一种包容的,平易近人的,能够成为心灵的避风港的爱(近似于母爱)。所以当时似乎很缺爱的土哥几乎是一头就栽进去了,而后失去了这份爱,厌世了,报【】社了。并且对父爱无感。
卡卡西为了守护曾经的带土的意志要杀了现在的带土,非常典型的父爱。(起码你不能毁灭世界我才爱你)
最后带土为什么放弃报社,因为鸣人对他说:现在的你琳才不会去看。
想要被爱就要满足某种期望,值得被爱。
完成了由渴望爱到争取爱的转型,放弃报【】社。
斑
对于斑那位出场非常少的弟弟泉奈,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倒是柱间对佐助说的一句话“斑对弟弟的执着一定超过你哥哥吧。”首先这句话说的非常有技术,在肯定了鼬对佐助的感情的同时也强调了斑对泉奈的感情,当时的佐助听了一定很有感触(谁说柱间是天然呆)。同时透露出一个信息,柱间认为斑之所以要搞月之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泉奈。
由于泉奈的出场太少,关于他对斑的感情我们只能从侧面去看。
泉奈死后斑不肯接受原本让他动心了的千手的结盟。
后来为什么接受了呢,一方面是客观环境上宇智波处于弱势,斑想要守护宇智波一族(包含泉奈的嘱托)。
一方面是柱间展示了他的爱(自杀,叮嘱族人在自己死后不需动斑),这份爱包含两个意思:一是你间接害死我我也爱你。二是你对千手一族造成威胁我也爱你。
斑被这份爱所感动,决定开始一种新的生活,斑说过:“火影就是在村子里保护大家吗。”说明斑想要开始爱其他人,并且接受其他人的爱。
但是后面因为听到扉间对柱间说的话,才明白,大家果然不能完全相互信任,泉奈的存在,泉奈的爱果然是无法替代的。因此出走(厌世)。
事实上,后来柱间杀斑也恰恰说明了柱间对这份爱的底线:不能伤害村子。(父爱)
所以后来搞月之眼(厌世)。
佐助
火影里有一条普遍认知。你回忆得最多的人就是对你影响最深的人。
佐助的回忆几乎只围绕一个人,他哥。
虽然也回忆父亲、母亲,但跟回忆哥哥的次数比起来就,,,,,,
佐助小时候的理想是什么:加入木叶警卫队,偶尔能见到哥哥。(后半句才是重点)
虽然佐助也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,但感觉也是:得到父亲的认可就算是追上哥哥了。
鼬对佐助的态度呢
见识了残酷的世界,面对弱小的,和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生命“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。”(我的孩子,多么弱小,我一定要保护他)
后来在佐助长大了些。
鼬放下正事陪佐助捉迷藏(不是你要懂事我才爱你)
尽量陪佐助修行(佐助自己强烈要求的)
顺着佐助的话说木叶警卫队很厉害(不是你要继承我的意志我才爱你)
并不是因为你满足了什么条件我才爱你,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你。(母爱)
直到佐助八岁,灭族事件发生。
这个时候,由于现实的逼迫,鼬对佐助的爱发生了变化。
你要努力变强我才会注意你。(父爱)
但因为残酷的现实,这并不是成功的由母爱到父爱的转型,这份父爱的表现形式非常的扭曲,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一份爱。
而佐助呢,仇恨、痛苦和一开始的茫然(母爱得到不需努力失去也无法挽回),然后他开始用一种扭曲的方式来争取这份扭曲的父爱(仇恨着对方变强)。
而这个时候,佐助身边其实不缺乏父爱(老师和伙伴)。
最典型的就是鸣人,但鸣人的爱有一个条件,你要回村。(父爱)
后来这个条件变成了一起死。(父爱)
而佐助则有意无意的和周围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,最后更是要斩断一切其他的羁绊。(沉溺于母爱的人有厌世倾向且对有条件的父爱无感)
后来鼬死了,他报【】社了。(失去母爱开始反社会)
这里提一下,自来也死后,鸣人虽然非常痛苦,但还是走了出来,因为他还有伙伴,有其他的羁绊,有其他的爱(父爱)。父爱因为其可以争取的积极性和广泛性,可以被替代。而母爱则因为其消极性和获得渠道有限性,几乎不可取代。
最后佐助为什么放弃报【】社了呢,不是因为秽土转生后的鼬对佐助的爱完成了从母爱到父爱的转型。相反,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不管你今后怎么走,我都一直深爱着你。(母爱)
不是你放弃报【】社,我才爱你。(父爱)
不是你继承我的意志我才爱你。(父爱)
为什么佐助依然放弃报【】社了呢?
前面说了,母爱的消极性是失去无法挽回。人的所有恐惧不安都来源于孤独。
最后鼬的回答包含了两个意思。
一。你从未失去我对你的爱,以后也不会。
二。不要再不安了,我的爱会一直陪着你。(这个残酷的世界可能会让你失去一切,却唯独不会让你失去我的爱)
佐助放弃报【】社,因为他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失去过母爱。
再说得具象一点。
带土和斑为什么要搞月之眼。
因为他们缺爱了,他们认为自己缺的那份爱在这个世界已经找不到了。
为什么众人会中无限月读。因为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份不安,这个世界是残酷的,人也是会变的,甚至自己也是会变的。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爱和羁绊可能在某一天会失去。(月之眼可以提供一个永远不会失去的虚幻世界)
而佐助的须佐恰恰可以防御月之眼(须佐的功效应人而异):我的爱已与我同在,只要我在这份爱就在。
一颗被爱填充得满满的内心不会再孤单和彷徨。
一个内心如此充实的人不再是被动的感受爱,甚至不需要去满足某些条件来争取爱。
你给我的爱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爱人。
对自己所爱之人施与爱,由被动的被爱转变为主动的去爱人。
我爱你的方式就是一定要守护你这一生的意义 。
心理学上有两种说法,一是人很容易爱上和自己基因相似的人,但如果长期亲密相处,这份爱就会转化为单纯的亲情。二是每个男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恋母情结,都存在杀父娶母的潜意识。
佐助从小在鼬那里感受到了深深的母爱,母爱的一大特点就是包容又平易近人,所以说母爱是人类心灵永远的避风港。但由于鼬的身份其实是他哥哥,又经常被父亲拿来和他对比,鼬给佐助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(哥哥好遥远),后来两个人更是分开了好多年,期间佐助努力赶超哥哥。最后佐助又得到了一个充满了母爱的告白。
所以,对佐助来说,鼬即是包容、平易近人的心灵避风港,又是遥不可及、充满神秘、若即若离的白月光?(原谅我想不出其他的词了)
既有母亲的深沉无私,又有高岭之花的遥不可及。

在晋江文学上看到的一条书评,好久以前复制的,好像是《火影一报还一报》的书评,我看了之后发现自己看不懂😱,大家一起分享一下看了之后的总结。
我先来:佐助有恋母(鼬)情节

祖传颜值的爷爷